夏斌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

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的致辞

2015-01-25 18:21:30

 

各位朋友上午好,非常高兴今天可以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进行一次盛大的集体亮相和专业讨论。

我们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是中国民间最有影响力的高端智库,以其广博精深的学术研究精神和诚信务实的专业服务态度,提供市场声音,传递市场声音,做到下情上达。向国家的经济、金融、决策高层提供政策建议,服务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我很荣幸成为论坛首届主席,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先生任理事长。论坛集中了海内外公开排名领先的金融机构首席经济学家作为核心研究力量与交易的枢纽。这些人的组成我们坚持了三个原则:第一,是前十家商业银行,前二十家境内证券公司,前二十家海外投行;第二,这几十家的金融机构是根据第三方机构的排名选择的,而非我们理事会决定的;第三,首席经济学家,但必须是自愿参加的。论坛同时准备进一步发展和凝聚各专业研究机构的经济金融学者、金融机构的宏观分析师、首席分析师,也是以完全自愿的方式来整合。

论坛迄今为止已经运行两年多,也成功举办了十多次封闭型的研讨会和开放型的论坛。以开放坦诚的交流方式赢得了金融市场的广泛认同和赞誉,也获得了中国经济决策最高层的密切关注和关心。

这一次论坛是一次比较大规模的公开论坛,选择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地带陆家嘴金融城进行,想深度契合中国经济事业、服务中国金融改革开放。陆家嘴集中了中国最多最优秀的金融资源,本身也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最大的市场,有着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最肥沃的土壤。因此,我代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感谢上海市政府,感谢浦东新区政府,感谢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管理委员会的大力协助。论坛准备在这里落地生根,致力于打造全国一流的财经学术平台。

今天,我们的论坛主题是“2015,路在何方”。准备分为三个时段进行,第一个主题是改革红利和中国增长新动力。面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和经济增速的换挡,一是我们要正视现实,看到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同时我们又要看到增长的潜力,不要悲观。人口众多的消费阶层和市场之间,城乡发展的空间,中国的高储蓄率、制度红利空间,以及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劳动大军,决定了中国经济增长还可以保持在大陆经济体当中相对较高的增长率。因此我们要有信心,我们要从中寻找新的增长动力。其实这两年多来客观上我们在简政放权,在发展新行业、新领域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和创新,也已经在产业结构、需求结构、区域结构、收入分配结构等方面在慢慢的发生变化,朝着好的方面在进行结构调整。

第二个主题我们想讨论对外开放,新的思想,新的路程。自上海自贸区之后,中央国务院又批准了三个自贸区以及一路一带的战略,中国对外投资的政策正在加快松绑,汇率市场化步伐也在加快。而这一切,又是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同时进行。沪港通,前海的金融政策开放,天津、苏州私募股权投资的试点,以及在QFII和QDII基础之上的RQFII等等,都在加快试点。

在这里,一方面在消耗我们的过剩产能寻找海外市场,稳定国内增长,稳定国民就业,另一方面,我们是在美元主导的这样一个国际货币体系下,而美元政策,又是不顾他国货币的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恰恰遇到了我们要加快改革开放,同时中国经济正处于“三期”叠加,特别是我们要认真处理好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问题,我们恰恰遇到了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必须要走出去,因此对中国大国的对外开放而言,形成了错综复杂的矛盾。所以如何进一步的开放金融,如何在金融开放当中巧用人民币的国际化因素,确实给我们提出了不少新问题,而且也有很大的新的研究空间,这是我们今天要认真讨论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2015年中国金融市场的政策。当前的金融形势错综复杂,不容易看懂,国际上美元上涨、油价下跌、卢布、欧元贬值。国内金融市场开放压力很大,同时货币存量又过大。而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远远没有解决,P2P的逃跑案件不断增加,各类企业的兑付危机案件也在不停的见诸新闻媒体报端,同时中国股市又在大涨。2015年的货币政策和金融市场走势会怎么样,关键是怎么样操作,会出现什么样的事件会影响央行的操作,这也存在多视角、一系列的问题需要讨论。而且我们可以相信,讨论的结果又往往是仁者能仁,智者见智,因此要统一认识,关键在于如何正确认识和回答中国经济的今天是什么样的基础上发展过来的。

从旧常态向新常态转型,旧常态当中有哪些教训要吸取,留下了哪些问题和风险和如何化解,当前稳定经济和稳定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因此,货币政策,包括教科书上没有讲到的结构性的货币政策,以及金融监管政策,资本市场发展政策,短期政策和中长期政策的选择问题等等都要讨论,要进一步研究。确实从经济发展的转型意义上来说,2015年是关键的一年,同时中央的会议,也宣布了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一年。从转型来说,今年就是关键一年,同时改革也是关键一年。如果说用这两个维度同时思考2015年,肯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因此,我们既要正视转折中的困难和矛盾,又不应该回避问题,我们要向市场讲清楚问题和困难。大家齐心协力,共克时艰。另一方面,我们要对前景充满信心,这里我要特别引用美国《名利场》杂志发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施蒂格利茨撰写的《中国世纪》:“中国经济以拔得头筹之势进入2015年,并很可能长时间执此牛耳,即使不能永久保持。中国已回到它在人类历史上大多数时间里所占据的位置。”

我们可以不理会世界银行的评价,把中国评为2014年经济实力超过美国。我们可以不必理会世界银行这样一个评价结论,但是我们必须要现实的看到,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由此,我个人认为,我们纵观世界大国历史,都是无数的点串联而成,有很多的偶然性和必然性。但是我个人相信,只要我们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不动摇,只要我们不要犯战略性的决策失误,2014、2015年会在今后中国的20年、50年甚至是100年的中国历史记忆当中,凸显其重要的转折意义。

在这个意义上,我同意约瑟夫·施蒂格利茨的最后一段话,中国回到了他在人力历史上大多数时间里占据的地位。今天我们应该用中国明天更美好的前景来激励我们研究解决好今天的问题。我们一定能够解决好今天的问题,我们也有实力解决好中国今天的问题。

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