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服中心徐明:开创中小投资者维权新模式---陆家嘴金融网

投服中心徐明:开创中小投资者维权新模式

   第一财经   2017-11-27 16:18:04
  

徐明,现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总经理,曾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兼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证券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证监会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中国贸促会(上海)仲裁委员、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

以下为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总经理徐明的采访实录:

长期以来我国资本市场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存在一定的短板,有针对性的制度安排少、操作性不强,中小投资者权利行使和维护存在很多障碍。2014年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成立,是中国证监会设立的中小投资者保护和服务的公益性机构,主要通过购买股票方式,以最小单位普通股东身份行使股东质询、诉讼等权利。这是证监会丰富投资者保护体系、加强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工作的重要举措。

张媛:今天我们来关注在资本市场上关于中小投资者的权益保护问题,中国是一个以散户为主的市场特点,实际上在维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的过程中,遇到种种难点是哪些方面?

徐明:从主观方面来说,主要在于投资者本身,尤其是我们的中小投资者,风险意识可能还是比较淡薄,法律意识也比较淡薄。第二个方面,我们投资理念恐怕还有待改进。比如说我们积极倡导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理性投资,我们现在有一些中小投资者恐怕更多的是关心股票的涨跌。另外我们中小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比较起来,他的专业知识还有些欠缺,资本市场是一个技术含量比较高的市场,具有大量丰富的专业知识,我们的中小投资者这方面恐怕还要进一步去学习。

客观方面,我想也有几方面的原因,第一是我们的中小投资者在中国资本市场当中占的比数过大,有的统计资本市场,现在证券账户是一个多亿,而我们机构投资者只有几十万。这样的话个人投资者、中小投资者比例是占绝大多数。第二个客观方面的原因,我们现在立法和司法还不太完善,老百姓行权和维权比较困难,比如说打官司,现在有些情况下,恐怕诉讼是比较困难的,然后过程也比较漫长,成本也比较高,官司的结果恐怕也不太乐观。第三个方面原因,我们有些上市公司,对中小投资人还是从心里面来说不太重视,甚至在有些情况下阻碍中小投资者持股行权,所以这些方面是我们中小投资者,目前面临的客观方面的困难。

张媛:提到说这种局面将长期存在,进行这种结构性的转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转变的过程非常不容易,这种情况之下投服中心,你们要鼓励中小投资者来行权,来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你们通过哪些措施来推动这件事情?

徐明: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我们简称为投服中心,去年2月份中国证监会批准了我们持股行权的方案,今年的4月14号,中国证监会又批准了投服中心将持股行权扩大到全国。我们目前是拥有沪深证券交易所所有上市公司的股票,当然我们股票每一家只买一手,是个最小的股东,我们获得了股东的身份,就有《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赋予股东的一些股东权利。

我们现在行权,应该说手段还是多种多样的,主要存在两大方面。一个就是我们现场行权,比如说我们参加股东大会,现场去查阅,参加上市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说明会和投资者说明会,这是一个现场的行权方式。除这个之外,我们还有非现场行权,比如说我们行使的发送股东建议函,行使建议权,我们公开发声,我们还可以行使我们的诉权,打官司,这是非现场行权。

这么两种方式,既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综合使用,但是各自的侧重点有点不同,比如说我们参加股东大会,是全方位来看这个上市公司,他们的公司治理的水平怎么样;我们参加媒体说明会,重大资产重组媒体说明会,主要是针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涉及到的重大利益,我们进行关切;而我们公开的发声,是针对市场的热点、难点、重点问题,我们发表自己的看法,也是从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角度,阐明我们自己的态度和观点;行使诉权,主要是那些重大的违法违规行为,对投资者损害比较重大的一些案件,我们用比较硬的手段,就是提起诉讼。

张媛:你们目前选择一些案件都是有标杆性的大案件,但是对于真正接触到民众,他们的呼声和他们真实的需求,你们这样的做法是怎样的?

徐明:我们现在是这样,现在选择我们的持股行权的点和上市公司的话,也是有自己的一些标准,比如说首先要关心我们行权的线索,投服中心自己,我们专门的部门,我们的员工,在选择这些线索,除这个之外的话,我们还有相关单位、社会媒体、包括投资者个人本身,都有一些诉求和要求,来选择很多的线索给我们,我们从中去选,选了以后也是选一些有重点的,有意义的,有普遍意义的这样一些案子,来行使我们的权利。

张媛: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具体的案例,比方说底下有呼声,向你们上报,向你们举报,哪种情况下你们会受理?

徐明:比如说ST慧球就是一个比较有影响的案子,这家公司实际上是幕后有实际控制人来操控这家上市公司,使公司治理完全丧失,公司的董事长、董事、监事不勤勉不尽责,他的职业操守发生很大的问题,而且这个公司的话本身经营状况也出了问题,信息披露也出了问题。

投资者有呼吁,反映到我们这,我们也进行了重点的分析和研究。所以我们对它也是采取了解剖式的处理,我们四次进行发声,两次到现场参加他们的股东大会,行使我们的权利,后来情况使这个公司本身情况发生好转,有新股东进入以后,公司和以前比起来状况有所改善。

投服中心成立三年来,已经逐渐创新出一套适合我国资本市场的中小投资者保护机制,即事前持股行权、事中纠纷调解和事后支持诉讼的“投服模式”。截至9月底,投服中心已经持有3314家上市公司股票,参加58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27家重大资产重组的媒体说明会,共计持股行权644次;正式受理纠纷调解案件2090件,调解成功1555件,成功率达88%,投资者获得赔偿金额达2.8亿元人民币。同时投服中心还为投资者提供公益法律支持,提起多例支持诉讼和首例股东身份诉讼,填补了我国证券金融类机构在这一领域的空白。

张媛:投服中心只买一手,100股,获得这样一个股东的身份,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拿这一手股票,你和真正意义上的没有任何背景拿一手股票的中小投资者,在对话上市公司的时候,这种差别明显吗?

徐明:应该说有些差别,因为我们是个专业性的机构,而且是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又属于中国证监会直接管理的,所以从这点角度来说,我们尽管是个普通股股东,但是和一般的普通股股东也有一点点区别,区别就是我们专门是从事这项业务,而且具有一定的公信力,有一定的政府背景。同时我们还在整个的过程当中得到了社会的支持。

张媛:当您有政府背景的时候,特别是证监会作为背景的时候,您和真正意义上的中小投资者含金量是不一样的,能否复制到一般意义上的中小投资者呢?

徐明:我觉得可以复制的,这个单位存在的主要目的就是全心全意为中小股东服务,服务的方式就是通过我们的持股行权,选择有重点有意义,影响比较大的,带有普遍性的情况,关键是我们要做积极股东,做合格股东,做示范股东。我们行权的意义在于是要唤醒广大中小股东的权利意识,使他们能够主动的、积极的去维持自己的权利,维护自己的权利,行使自己的权利。所以我们现在选择的都是有些典型意义的,能够希望使我们的投资者群体效仿,使他们自己主动行权。

张媛:您只持有100股,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他对于持有不同分量股数的股东来说,他们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有没有硬骨头?有没有在你们实际上调查过程当中遇到阻力的情况?

徐明:这个情况其实有的,总体上来说我们持股行权是得到广大上市公司的支持,他们也是真心实意希望我们能够和他们一起来改善公司的治理情况。但是过程当中,由于我们是小股东,是100股股东,我们在持股行权的时候,始终想强调我们是小股东,是普通股股东。所以也或多或少遇到一些阻碍,比如说我们在山东的一家上市公司,我们的工作人员到上市公司去持股行权的时候,由于我们事先对这家公司的公司治理情况进行了很深入的研究,所以在开股东大会的时候,提出了一系列的切中要害很实质性的问题,很尖锐。

张媛:你们去要亮明身份吗?

徐明:亮明我们是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就是普通股的身份,所以我们就是一个普通股身份,他就说既然你是普通股,只有100股,那你来是不是捣乱的?你为什么要说那么多话,提那么多要求,提那么多建议,你来是不是捣乱的?所以就对我们阻碍,甚至要轰我们出去,当然我们员工也是坚持在这个会议上(持股行权)。后来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自己的过错,也进行了改进,并且在报纸上也进行了公开的道歉。

张媛:随着你们接触的案件越多,其实你们遇到的难度和障碍就越大,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件事情?

徐明:因为这件事本身很有意义,投服中心本身有它一些自己的特点,我们看我们这个单位具有外部性特点很强,专业性特点很强,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的对抗性也很强,那么我们初期现在是行使的一些权利,总体来说还可以,当然已经遇到了对抗。随着我们持股行权的不断深入,不断的全面推开的话,我们可能遇到的困难会越来越多,但是我们要坚定信心,因为我们是从维护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的角度来说,是个公益机构,这件事我们要做,我们希望我们带着大家一起做,因为这件事对于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平稳发展,对资本市场的“三公”,对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意义也是很大的,所以再难也得往前走。

成立以来,投服中心不断代表中小股东发声,已经成为投资者保护和教育、维护市场“三公”原则的一支重要力量。未来随着顶层设计的逐步完善和法律地位的明确,投服中心将成为保护投资者利益的一条全新路径。

张媛:您现在已经有3000多家公司股东的身份在身,而且这种辖区也是不断扩围的过程当中,可是您又提到实际上由于比例的限制,您现在所行权的范围是有一定的限制的,所以如何更好地发挥到监督和监管作用?你们的这种话语权和实力如何呢?

徐明:我们话语权应该说逐渐逐渐会增大,从保护投资者角度来说,我们实际上在中国证监会的领导下,我们实际上摸索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因为在以前,从保护投资者角度,我们基本上是采取了两大方面途径。一方面就是国家来对投资者进行保护,这里面主要体现的是中国证监会,从行政监管的角度去保护投资者。另一方面就是自律监管机构,从自律监管的角度去保护中小投资者,由于我们投资者众多,而且投资者单个个体力量比较薄弱,体现说一句比较形象的话,有点一盘散沙的概念。

必须要有相对来说专业的,专门做的这样一些机构,这样一些机构就是投服中心,可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保护中国中小投资者权益的新途径,或者新的方法。我想如果是这样,可能形成我们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三驾马车”,当然我们现在“这驾马车”是投资者自己用自己的权利进行保护,还是比较小的,还是比较弱的。未来的前途,应该是比较光明的。

张媛:单凭一己之力,单兵作战是绝对不够的,当你只有100股时候,你可以获得到怎样的支持?怎样的共同政策性的协同和倾斜,来助你把这个行权进行下去呢?

徐明:所以我们一定要借外力,我们这单位本身人手不多,又面对3000多家上市公司,这的确是个困难,我想我们去年已经和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进行很好的合作,他们有一批资深的律师,变成我们的公益律师团的成员,帮助我们一起,除这个之外,我想我们也可以进一步整合一些资源,要建立我们的流程,创新我们的制度。

比如说我们尽管是100股的小股东,我们可以公开征集,让其他中小股东把他的权利委托给我们,这样的话我们的力量就逐渐壮大了,我不再是100股的股东,而且我是很多中小投资者委托给我的,我有很多的股票,有了这么多股权,有这么多表决权,我就可以在上市公司的治理当中具有很大的话语权,使我们的公司治理结构能够发生很大的改变,有利于我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张媛:另外在投资者教育方面,国家一直在推进对于投资者权益保护这方面相关的立法,以及相关的条例,您对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建议?

徐明: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保护立法,跟过去比起来的话,有了大大的进步,现在在《证券法》修改过程当中,专门设立投资者保护的专章,将投资者保护的具体内容用立法的形式把它确定下来。但是我觉得恐怕还要更进一步的,我们要建立投资者保护的一个法律体系,这个法律体系的话,应该是在立法的层面,法规的层面,部门规章的层面,以及更多大量具体操作性的规则、指引方面,形成一个立体的(法律方面),这方面非常重要,因为有了立法就有强大有力的武器。

除这个之外,恐怕我们的监管方面,也要加强监管。未来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大对违法者的处罚力度,我们现在违法者的惩罚力度还是不太够,这个违法成本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再一个方面我们要进一步加强对中小投资者的教育,这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使投资者能够真正意识到,他的权利,并且拿起武器来行权维权,在这一点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做。

徐明简介

徐明,现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总经理,曾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兼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证券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证监会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中国贸促会(上海)仲裁委员、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所涉专业领域包括:证券法,公司法,基金法,金融监管,公司治理,证券发行、上市与交易,收购兼并,信息披露等。


编辑:李雪嫣

责编:张宏妹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