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旺:从人性的视角看公证市场发展前景---陆家嘴金融网

李国旺:从人性的视角看公证市场发展前景

李国旺    陆家嘴金融网   2016-11-03 11:14:52
公正   

​人性是恶的假设,是公证制度的前提,公证是沟通法律等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中和人性善恶的中介。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国旺

人性是恶的假设,是公证制度的前提

随着依法治国全面推开,随着人们法律意识加强,公证在近年越来越为民众所重视,成为利益相关方保护利益的武器。为什么要公证?说明在日常经济社会生活中,存在非公正现象。从历史看,由于人生本身的原因,存在非公正现象,是社会常态,这是因为组成经济社会的人,其本性是善恶矛盾体。

孟子认为,人有向善之心,“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这种人性本善的论述,即使在儒家思想为主导的《三字经》里,也不是很坚定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即使人性在出生时是善良的,也会因为在后天的利益争夺中出现恶的倾向,因此,荀子坚决主张性恶论,“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这种判断,或可以从孔子在《礼记》里提出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中得到佐证。因为,人性最大的欲望,是“饮食”即生存需要,包括吃、穿、住、用、行、通讯等,“男女”即婚姻,即传种接代、开枝散叶。如果从脑科学视角看,人存在快乐中枢与痛苦中枢,人性是离苦得乐的,满足人性需要,则快乐,得不到满足,就痛苦。

满足人性离苦得乐的需求,如果符合当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法律规范,则为善;如果满足人性需求超过当时经济社会法律规范,或触及法律底线,则为恶。我们的法律、法规、公司章程,都是为了确保我们的利益相关方在利益冲突时有基本的解决方案。无论从国学的角度,还是从肪科学引导的行为金融学的角度来讲,由于人性是追求离苦得乐的,逐利行为如果没有法规限制,就会放纵人性恶的膨胀。公证为金融发展保驾护航,就是借用司法等公权力限制人性逐利恶性膨胀;如果人性逐利超过法律边界,任由恶的本性不限制住,经济金融运行过程就可能爆炸,即出现危机。100多年来,金融危机周期爆发,就是人性逐利过程集体非理性之癫狂的表现。

公证是沟通法律等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中和人性善恶的中介

为了维护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人们以道德、风俗习惯和法律等游戏规则来约束人性之恶,放大人性之善。道德是人性善良的最高点,风俗习惯是人性善恶的中轴线,法律是人性之恶的最低点。为了防止人性的恶超过法律边界,所以在法治制度等上层建筑基础上延伸出与利益相关方的经济基础相结合的公证。法制、法治、立法、司法等,都是国家公权力向经济社会运行过程中利益相关方提供的“公共产品”。生产这些公共产品成本昂贵,如果在经济社会生活中,利益相关方动不动就进入司法程序,需要开发司法衍生品,以实现低成本、高效益高效率地满足利益相关方对司法等公共产品的需求。随着经济社会越向高级形态发展,经济金融化、金融资本化,利益相关方的权利义务责任越来越复杂,迫切需要提供公正公平公开的各类创新型的司法产品来满足自然人或法人的需求。

因此,以公证为代表的司法衍生品,需要具备三大特征,即公证是对利益相关方逐利过程防止利益纠纷的预防针,是对冲利益相关方法律冲突的减振器,是促进经济、社会特别是金融有序发展的催化剂。由于第三方中立的有国家公权力背书的公证介入,利益相关方的权利、义务、责任在公证机构的有助下,按合法与事实为基础进行公证,事先是明了关确立了自己的利益边界,有效减少了明显失去公平的利益纠纷;由于经济社会发展越来越复杂,利益相关方的利益边界可能随着时间变化而出现差异,由于公证机构的介入与事先利益边界的确定,新溢出的利益纠纷也可重新补充公证等形式进行化解,从而减少了利益冲突导致的社会经济的“冲击成本”;由于公证,利益相关方矛盾减少执行合同等效率大大提高,从而通过公证的中介和中作用,大大提高经济金融运行过程的效率。

公证要发挥效果,需要确立三大标准和四个支点

因此,公证是以国家的公权力为背景,为利益相关方作出公平、公正的一个背书,它必须要达到三个标准:第一个标准,是否提高了我们经济或金融运行过程中的效率。公证的目标是明确权益、确定义务、界定责任,如是,则减少磨擦、减少矛盾、减少冲突,提高效率;第二个标准,是否提高利益相关方的效用,通过公证利益相关方满意度提高,社会效益提升,达到指利益分配的理想状态,实现经济金融运行过程中帕累托最优,即在公平与效率的"理想王国"下大家满意度最高;第三个标准,经济效益提升,要么是资金边际效益提高,要么是生产经营成本下降,要么是利润增长,要么是在同样的时间下,生产更多更好的符合社会大众需要的产品。为此,真正的对利益相关方之“三高”公证,需要掌握四个支点:真实、准确、及时、完整,要实现对四支点的客观公正公平的公证。随着经济运行金融运行越来越复杂,各种创新产品层出不穷,比如理财产品的合约、投资银行的合同,里面包括但不限于权益组合、利益掉期、风险组合、风险对冲等内容,还可能涉及风险失控下利益转移或风险转移的内容,如股权投资合约中的“对赌协议”。因此,在金融资源、制度、管理、产品、技术、市场、工具等综合创新条件下,金融产品可能合约标准的“简化”形式与“复杂”的权利义务关系并存,公证人员自身的素质必须过关,公证人员对新法律、新政策、新经济、新金融要及时掌握,才能及时通过理清四个支点、提供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经济金融活动中事实清晰、公正公平的公证需要;否则公证效果或打折,或由公证转向诉——进而提高社会成本、降低经济金融运行效率、降低利益相关方的满意度、降低经济效益。因此,公证制度只有按三个标准、四个支点进行系统建设,公证为金融发展保驾护航的目标才能实现。


作者: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国旺

(编辑:赵竟皓)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