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辉:未来已来 大数据时代的中国智造---陆家嘴金融网

诸葛辉:未来已来 大数据时代的中国智造

赖幸 郑源    陆家嘴金融网综合   2018-07-31 12:02:42
  

7月27日,第16期“陆家嘴互联网金融+沙龙”暨第8期“金融科技海上夜话”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

7月27日,第16期“陆家嘴互联网金融+沙龙”暨第8期“金融科技海上夜话”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活动由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局、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金融业联合会、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上海市支付清算协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陆家嘴互联网金融协会、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上海市各地在沪企业(商会)联合会金融分会联合主办;由光明乳业、国泰君安、翼勋金融、策道科技、有鱼普惠、龙品控股特别支持。活动特邀盛大云计算CEO诸葛辉做题为“大数据时代的中国智造”的主旨演讲。

盛大云CEO诸葛辉

诸葛辉简介

诸葛辉,200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并获得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曾担任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新闻中心主任。2005年底加入盛大集团,曾任集团新闻发言人、企业和文化传播高级总监、投资高级总监等,并任盛大集团旗下杭州边锋总裁。2006年,在成功转型免费(增值服务)模式后,赴华尔街开展盛大(NASDAQ:SNDA)上市后第二次路演。2011年,出任盛大旗下杭州边锋总裁。后A股上市企业----浙报传媒32亿元收购杭州边锋。曾代表董事会管理盛大旗下成都吉胜科技,该公司是网吧管理与计费领域的优秀平台。2015年1月起,出任盛大云CEO,创立“比格云”等新一代云计算品牌。

主题演讲环节:

 

盛大云CEO诸葛辉

盛大云CEO诸葛辉演讲的主题是“大数据时代的中国智造”。他说,盛大董事长陈天桥多年前曾有一个预言,未来的云计算将像使用水电煤那样简单方便。而现在,这个未来已经到来。诸葛辉首先介绍了目前中国制造业的数据存储和应用的情况。

对于一个工厂来说,车间里面的数字化、信息化程度很高,但是数据采集机制不健全,时效性差,应用不一致,来自生产一线的数据成为”信息孤岛”。再比如,在一个县级市,安全生产是制造业当中很重要的环节,如何让它智能化,变得更加的信息化。从国家到省到地方,有很多的管理规定告诉你必须要做这样一套安监系统,这里面有很多适配于不同的系统,每个人都在开发,所以显得非常散乱,没有成完整的章节化的概念,这里面也是期待改进的问题。

同时,很多工厂买了好的设备,但是缺乏连接生产和管理系统的工具,虽然诸如SAP,ERP可以用,但无法解决生产和管理的有效衔接,数据无法互联互通,生产线上的海量数据也无法反向用于生产和管理的优化。这个需求非常迫切。人才的缺失也是一个问题。

从云计算来说,目前大部分工业企业还在采用传统的集中式IT系统架构,虽然安全性相对可以得到保障,但是成本高,缺乏灵活性。而云计算相对于传统的IT系统架构,最大的区别就是以分布式的架构去替代原先的集中式架构。随着云计算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工业企业对上云也越来越重视。

接下来,诸葛辉提出怎样解决这个问题,让中国智造真正抓住大数据发展的机遇。

对于工业企业上云,诸葛辉认为有几个好处,包括可以打破地域限制,云计算的去中心化特征,可以使业务扩张不受地域限制,数据也可以在任何地方更快速地被访问;同时,可以实现海量数据的存储和大数据开发,让工业企业在大数据领域取得企业价值“二次开发”的领先地位,此外,分布式的架构使企业的IT需求可以更灵活、更快速地得以扩展;而对企业来说,用云可以大大降低企业技术开发的成本,可以使企业实现统一的平台得到更好地兼容。诸葛辉表示,云计算可以使工业企业的经营变得更轻,未来,工业企业“上云用云”将成趋势。

第一步,数据采集。数据是躺在那儿的,数据是会说话的,但如果没有办法跟它对话,这个数据就是没有用的。所以数据采集很重要,要把所有制造业环节过程中的数据一点一滴全部保留下来,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物联网技术的应用在数据采集上非常重要。比如可以通过AR(增强现实)的方式把数据采集变得更加的智能化,更加的自动化,更加的准确。只要生产行为在发生,只要加工动作在发生,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因素都可以变成数据,然后必须做好数据的一致性。衔接环节的智能化和数据化也很重要。

第二步,在数据采集做好之后,是大数据。大数据是一个动词,大数据不是一个名词,数据第一要大,第二要全,第三要准。只有又大又全又准的数据,才能真正实现大数据化,通过分析,然后提高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减少次品率,优化生产环节,提高人的积极性,这叫大数据。生产流程的优化再造,产品质量的提高,安监管理,全流程的数据库存的应用,全部基于大数据的行为。

如何对生产环节进行改造,痛点又有哪些?痛点是缺少一个智能制造系统,把整个基本的生产数据跟管理系统对接起来,这是中国智能制造要解决的一个瓶颈问题,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大数据再往后,是和AI(人工智能)结合了,是会自我学习的大数据,大数据是一个脑袋,不仅是一个动作了,是一个人工智能。几年数据下来,它自己在那里学习。当然现在很多企业远远还没有到这一步,如何能够结合到传统制造业当中去,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第三,大数据背后是用云计算支撑的,为了让数据存储在日后可以发挥作用,云端,可能是唯一的选择。云,也是一个动词,云包括数据存储、数据分发、数据分析,通过软件直接实现场景应用,大数据可能比云更广义一点的动词,它是基于云的基础设施做的大数据的功能,大数据的实现。所以,要用云计算的方式支撑大数据,对我们的生产环节进行改造。

这对云计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它的任务处理速度要更快,很多企业的场景在里面。这也要求服务后台的稳健程度,比如不能老是断网,数据存储也要更安全,更大容量。只有更优化的数据存储方式,才能满足制造业对于云计算的需求。操作上要求便捷性更强,操作的人才需求也很大,操作的便捷性必将增强。盛大的新一代高性能云平台“比格云”就是为此类需求而研发的。

活动现场

现场互动环节

【提问】:您好,我是保险行业的,我特别想了解一下在金融领域,尤其是在保险行业里面,云计算以及大数据的运用如何能够解决保险行业的痛点和问题?

【诸葛辉】:其实云计算以及大数据跟金融行业沟通互动还是很多的,但我一直认为,金融行业是云计算的最大也是最后一个堡垒,因为确实有一些难点需要突破。

金融行业会有很多自己的规定或者一些硬性的要求,为了保证安全性必须用一些本地化的服务。其实有很多新的场景,包括平安金融和其他一些银行都在做。我还是特别推崇像平安这套后台架构,比如平安保险的数据非常非常大,但因为它有一个非常快的云计算模块,如果需要做一个理赔,只要上传几张照片,第二天就会赔付。

这些互联网场景下应用的混合云,架构非常好。在运营和应用时,有些问题是用机房本身来提高运营能力,但有些问题需要快速的调用数据的,里面还有一些不同的网络区域的划分。我个人推崇平安,因为它已经在应用、调用数据方面完全做到了随心的地步。

现在盛大云跟一些银行都在展开合作,如面向互联网用户的服务、网络上快速的贷款,这些采用跟云结合的方式,因为这些数据还是可以放在本地,但调用的时候用云的方式很快。但这仅仅是第一步,一些金融的核心业务怎么做,这可能要一步一步来实现。

【提问】:您好,我的问题是,现在的云、智能制造、AR、家居智能化等等,到处都有摄像头,可能会涉及到伦理道德,隐私财富各种层面的东西,关于这些您是怎么看?

【诸葛辉】:我们刚才说到Iaas(基础资源和服务)这一层的时候,,它一般是不涉及到对用户数据直接的获取。我们只能看到它的用量,包括计算资源、存储资源、网络资源,即云的三大主要资源的用量,但我并不知道它是服务于谁,更不可能知道具体的用户是谁。像盛大云、比格云我们还是做Iaas这一层,但有些云企业开发的软件应用比较多,用户可以直接获取这个服务。像这种层面,因为它直接跟用户的接触更紧密了,这当中首先行业需要有更多的规范。

另外还是要立法,这个层面可能不是技术层面解决的问题,企业的自律很关键。刚才讲的大数据,特别是一些政府的数据,民生的数据,一些所谓的大数据大省、大数据大市,把数据给到企业,然后变现出产值, GDP就上去了,这里面的问题是很严重的。如果涉及到卫生数据和健康数据呢,这些数据涉及到整个国家的国民素质、健康状况,这个是必须要立法来理清政府和企业在这里面的边界,包括这里面可为和不可为的东西。

不要以为大数据是一个很漂亮的东西谁都可以做,企业把自己的数据存起来,但不意味着谁都可以去滥用。规范和立法是非常关键的,在觉得某件事情很便利的同时,不要给整个社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提问】:诸葛总,金融科技是否会助推金融风险的滋生?法律是有滞后性的,像现在监管科技,如何能够跟上金融科技的发展步伐,以有效的解决当中的金融风险?

【诸葛辉】:我觉得风险不是科技带来的,风险都是人带来的,所以说需要规范,需要自律,需要监管。

还是人的问题,为什么同样的科技,在一个更加有秩序的社会里面运用得比较平稳,它也能够优胜劣汰,但是脱离了秩序它可能就变得很奇怪。所以我觉得,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就是一个人的心理,包括他的预期是怎么样的,然后他怎么样博弈,这些东西可能都是有关系的。

我觉得金融科技很好,但现在有一个问题,什么是真正的FinTech,现在被滥用了,全国来讲,整个行业来讲,还是有点被滥用了,稍微跟科技沾点边的,他就说是FinTech。所以我觉得是要鉴别,真正能够带来变化的这些领域。

【提问】:诸葛总,刚才您讲到了存储是基础。请问现在存储的发展是否能匹配云发展的空间?

【诸葛辉】:这个问题非常好,存储本身在做很多的改进,但是我是觉得说,我们说一些传统存储的技术还没有完全应用到云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这一块确实进度并不快。

所谓的公有云里面,现在卖得最好的是CDN,但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云,比如说你的游戏要在它提供的服务器上运营,它在当地加速一下,这里面大量的是流水。

云计算的核心是计算、存储和网络。除了水分,云这里面真正卖得最好的,是云主机和带宽,就是计算、网络,这两块更多的是从运营商那边采购的资源,然后我们做个云化,将水龙头打开(备注:云计算就像打开水龙头用水一样简单快捷),你就可以去用了。也有专门做存储的一些公司,但这些公司并没有很快的把技术应用到云端,这也确实是需要突破的。存储的信息在调用时候的便捷性,这些东西在云端很少,至少我看到的并不是很多而且用起来一般。

【提问】:因为前一段时间相继有两家著名的公有云的平台发生了服务中断的情况,公共云一旦发生故障的话,影响面非常大。对于公有云平台来说对公有云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有哪些方面可以做改进?

【诸葛辉】:我们对于安全性和稳定性是感同身受。我们以前做游戏的时候,游戏还没有用云,还都是用本地的服务器,开个新区要搬很多的服务器。哪怕断线一毫秒,用户就全部掉光了,要再让他上来,要花血本,我们是有血的教训,所以我们要做稳定可靠的云服务。

这个行业里面,不论你的云做得有多大,一旦出现这样的问题,很可能是致命的。特别是我们说现在云走向传统行业,走向金融,有的金融行业用户在早期的时候会用到云,但现在有一些金融机构已经把他的实时交易、清算全部放在云端了,怎么可能让他断线呢,断线可能几千人的交易没有了,哪怕你延迟也是有很大问题的。更快更稳刚才讲到了,包括怎么样设计比较好的架构和网络的布局,以及选择好的上游供应商都非常关键。

怎么样保证上游的资源是过硬的,是需要我们一条条网络、一根根网线去看的,一台台机器自己要去上架的。当然也要通过各种的检查、机制、SLA(服务等级协议)解决这些问题,而且经验也是非常重要的。

云计算还是很大程度上靠运维,在问题发生之前的预警和发生以后快速的处理,断线以后几秒,几毫秒都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建议大家还是选择专业专心做云服务的公司,独立第三方的云平台,可能是一个首选。比格云就是这样一个平台。

【提问】:我想请教一下,大家都在谈私有云、公有云、混合云、行业云等等,未来的话我认为可能九九归一,都会归到一定的范畴的公有云,我想请问您怎么看未来私有云、行业云和公有云逐步演进的过程或者是之间角色的互换或者未来技术的发展?

【诸葛辉】:我觉得每个企业的成长路径不一样,其实云计算公司有很多不同的路径起来的。像我们跟阿里、腾讯算一类,从互联网公司起来的,面对的是几个亿的用户,我开水龙头开关,他来打水。

华为是做解决方案起家,以比较优质的设备作为解决方案的主打,可能面对的是单个大用户、块状的市场比较多一点,华为在这上面也是有非常强的优势所在。如果说公有云的话,我可能还是把它理解为一个互联网的概念。今天我们看到有很多的互联网公司,把一些传统IT行业的资深从业者放到公有云来做,就是让他做传统行业的市场。反之亦然。公有云成功的要点,这两拨人合为一拨,这个公司肯定是成功的,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提问】:诸葛总,我有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大数据产业中国和一些发达国家的差距是怎么样的?对比上有什么区别?另一个问题,刚才您一直讲工业互联网这方面和大数据的组合,因为咱们中国企业很多是中小微企业,他们在产品生产包括管理上,没有实现比较高水平的自动化和信息化,在数据整理上,会存在很多的失真,咱们从哪些方面把中小企业没有上传的数据整理到一块,共同服务大数据呢?

【诸葛辉】:实际上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商业伦理的问题。技术其实我们不缺,我们也可以引进一些先进的技术来做大数据,如果本身的数据是被滥用的,同样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会把你开到不同的地方,或者说它的路线准确性会差很多。长年累月通过伦理,通过正确的方式积累下来的,才是技术。我们不缺技术,而获取、使用数据的方式是不是符合规范,才是主要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书面的可以转换成数字化,但需要大量的时间,因为它原来很多都是书面的东西,可以去做,但原始记录要有,原始记录越丰富,转换记录会做得更好。技术不成问题,还是可以做的。

主持人: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钱强

统筹:夏寅

文字:赖幸 郑源

摄影:赵竟皓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