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服务业是未来深化改革的方向---陆家嘴金融网

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服务业是未来深化改革的方向

   陆家嘴金融网综合   2017-01-11 09:56:53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以《服务业是未来深化改革的方向》为题作主旨演讲,主要阐述了服务业发展的重大意义以及对推进服务业供给侧改革的建议。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

1月7-8日,2017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五周年年度论坛在上海举行。本届论坛以“拨云见日——全球经济的迷途与变局”为主题,来自境内外银行、证券、基金、投行的40多位首席经济学家围绕“全球经济的迷途与变局”、“中国经济如何稳中求进”、“如何看待房地产泡沫”、“美联储加息背景下的全球资产配置策略”、“流动性拐点下的中国股市债市”等议题展开探讨,在全球政治经济充满“黑天鹅”的时刻,激荡思想,呈现亮点,求同存异,驱除心头的迷思与雾霾。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以《服务业是未来深化改革的方向》为题作主旨演讲,主要阐述了服务业发展的重大意义以及对推进服务业供给侧改革的建议。

以下为演讲实录:

盛松成表示,国有企业改革是我国现在的一项主要工作,提到国有企业的改革,就会想到制造业、工业以及服务业的改革。他认为,服务业将是未来我国改革的一个方向。

盛松成首先讲到中国GDP构成,他说,我国最早是农业国,第一产业服务业最高曾占比超过30%,现在大约在7.8%,而服务业现在已经高达近52%。GDP当中工业基本上比较平衡,在40%到50%之间波动。根据盛松成个人的研究,他认为,我国的工业的占比被高估,而服务业则被低估。因为我国服务业的核算方法和工业、农业不同。核算的方法三种,生产法、支出法和收入法,我国服务业核算只能通过收入法,即通过劳动者的报酬、生产数的金额,也就是税收、利润和固定资产折旧,所以它不可能通过投资、消费、进出口等等方法核算。其实,全世界服务业的核算方法大同小异,但这种核算方法在我国很容易被遗漏,所以服务业的核算被相对低估,我国服务业在国民经济GDP的占比实际在55%左右。国际上,美国的占比最高,达到81%,其他主要国家占比基本上在67%到70%之间。所以服务业在我国家占比总体偏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已经有了大幅度的增长,所以服务业对我国国民经济的增长非常重要。

盛松成表示,在我国制造业当中,目前制造业的占比大概在40%,而实际上可能达不到。我国制造业有各种类型,例如私营、国有、国有控股企业、外商投资企业、集体企业等,但是这些加起来其实达不到100%,为什么?因为统计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比如,股份制银行或者股份制企业中,很难分辨国有与非国有企业。但是,从数据上可以分析出,我国私营企业的营业收入占比不断上升,从30%到35%;而我国国有企业、国有控股企业只有20%左右。

盛松成讲到,从利润角度来讲,我国国有企业呈下降趋势,只占比18%;而私营企业不断上升,占比35%;另外还有股分制工业企业,占比68.25%。由于股分制工业企业中,国有企业与有非国有企业混在一起,所以很难分别统计出来。国有企业在制造业中的利润营业收入占比在20%左右。而资产大一点,占比达到37%,为什么呢?因为国有企业中,很多僵尸企业过剩产能但是资产还在,所以相对资产较多。他讲到,这已经用了最严密的统计方法,他想用这三个数据说明,在我国占GDP40%的国有成分,实际上只贡献了20%左右,即国有企业的增加值对GDP的贡献率大概只有8%左右。而且国有企业现在贡献率在不断下降:五年前国进民退,国有企业各项指标基本好于民营企业,但是最近几年却倒过来。不论我国经济情况好或不好,国有企业往往都是负增长,而民营企业则会正增长2%、3%。按照这个速度,到2020年左右,我国制造业当中国有企业对GDP的贡献会下降到5%,制造业当中,国有企业对GDP的贡献大约也在5%左右。因此,把国有企业改革的注意点放在制造业是误区,因为我国还有更大的一块就是服务业。

盛松成讲到,服务业当中国有企业占比很高,因为服务业有多达15个类别,最高的是批发零售业,其次是金融、房地产等等。平均下来,服务业中,国有企业基本利润产出占了40%到50%。金融更高,在60%到70%。所以不要误以为服务业是吃饭、理发那么简单的事,服务业包括了批发零售、金融业,包括交通运输、仓储、邮政、高科技的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软件、社会保障、文艺娱乐等等,大量发展以后,对经济的发展一定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盛松成说,我国服务业地位也在不断提高,对就业贡献度非常高。在我国,农业作为第一产业,就业率达到了28.3%,而服务业则从早些年的10%左右上升到现在42.2%。他表示,比较这些数据是为了证明我国服务业如果改得好,我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就业都可以有更大的潜力发展。

盛松成表示,我国服务业改革不到位,可以从劳动生产率说明问题,我国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相对来说比较低,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和制造业相比,相差1.18倍,用实际价格来比则相差3.33倍。为什么呢?因为服务业的价格一般上升比较快。所以实际上制造业劳动生产率比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高得多,这也反映了改革的缺陷,从1980年到2012年,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每年平均上升5.4%,而第二产业的劳动生产率年涨幅高达7.8%。长期积累下来以后,我国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比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低得多。与国际对比可以看出,我国劳动生产率相对较低,因为我国人均GDP也相对较低。所以,我国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他还讲到,现在国际收支平衡的问题是流行话题,讨论汇率的问题和资本流动的问题。从1998年开始我国服务业的贸易一直是处于逆差状态,去年服务贸易是5700亿元,服务业的贸易泥沙是1824亿元,说明服务业的竞争力和价格指数在不断下降。

盛松成表示,服务业是促进就业与经济增长的渠道,去年我国GDP增长6.9%,其中服务业增长8.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超过了53.17%。另外,去年服务业对GDP增长的贡献首次超过了第二产业。我国现在面临的污染、能源产能过剩等都源于传统的制造业,如果可以推动服务业的供给侧改革,对这些问题的解决都有非常大的好处。第三,服务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果发展得好,就业率会飞快上升。2015年服务业就业人口占比达到42.4%,美国是82.5%,日本达到70.4%,说明我国服务业还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

他还讲到,现在为了拉动内需、拉动投资消费,大家都在投资上下功夫,消费比较缓慢,但是我国最近几个月的消费都在比较平稳的增长,消费靠的是服务业的提高,包括餐饮、交通、技术、文化、娱乐等等。美国的居民服务类支出占比是66.5%,我国是47.3%,相差接近了20个百分点。

盛松成还分析了我国FDI,实际引入外资。我国在2001年加入WTO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举措。当时FDI中,80.8%都投向第二产业,17.1%投向服务业。但是到了2015年,FDI投向第二产业的比重不到35%,而服务业提高到接近65%,投向第一产业非常少,投向第三产业的非常多。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我国服务业要想办法进一步对内和对外开放。他表示,我国FDI投向服务业各个行业的比重高的就是相对开放的地方,比如房地产、批发零售、租赁、商业服务,相当较少的比重在教育、医疗、文化,比例为0.03%、0.13%、1.07%。说明我国教育、文化、娱乐、医疗、养老等对国民经济非常重要的服务业,是供给侧改革应该重视的地方,这些是我们改革的方向。他列举到,加快服务业发展意义重大,我国25岁以上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人口有8.8%,美国41.9%。另外,我国文化娱乐产业占GDP只有0.66%,而美国为1%,说明我国实际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盛松成认为,推进服务业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应重点放在金融、运输、教育、医疗等行业,可以进一步提高劳动生产率,进一步促进我国服务业的持续发展。扩大服务业对内和对外开放。现在我国政策较为全面,关键在落地执行。服务业引进外资有利于缓解资本外流的压力,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如果服务业对内、对外开放能够进一步加快的话,将对改革有非常大的意义。而且对外开放对我国对内开放有促进作用。

盛松成总结道,美国之所以要再工业化,是因为美国的服务业占比81%,而制造业只占比17%左右,农业只占比1%。而我国情况相反,我国的服务业占比达50%以上,制造业占比接近40%。所以美国的再工业化与我们国家的去工业化,表面上似乎同步,实际上是各自经济失衡的纠正。另外,具体的服务业改革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每个行业都有不同的问题。他表示,他抛出自己的观点,希望能够引起各位的重视,我国所谓的国有企业改革不能单考虑第二产业,同时应该向第三产业发展,重视第三产业的改革。


(文字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责任编辑:刘晓莉 编辑:周方铂 摄影/图片:肖允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陆家嘴金融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28734号-1